阅读记录

《秦皇》

成功

给敌人挖好坑后,严江被留在了祈年宫,他也不急,只是用手沾水,画出了宫庭的线路。

宫殿入口有禁卫看守,有侍着拿来了酱油浇粟米饭,味道非常鲜,但又带着一点霉菌,这时的酱油还是用肉来发酵熬制的,是八珍之一,非常珍贵,非王公贵族不可吃。

他细细品鉴了一会,坚定了要把闲散土地拿来种豆的想法,秦时的土地还是要种一年休一年,与其让耕地休眠,不如种豆科植物,如大豆黄豆的产量并不低,只是没有榨油和做附加产品,光吃豆子容易胃胀气,所以现在的豆子和麦一样,都是贫民吃的。

而加工就不一样了,榨出的油是人的必须之物,有了油,可以有效降低粮食消耗。剩下的做豆渣是很好的饲料,用来做豆浆和豆干也是可以的。

再者豆科植物能固氮,改良土壤,提供畜牧业的饲料,不但不耗肥,还能补地,伊郎平原那边听说很多都是这样种地。

对了,还没有大蒜,蒜是非常好的消毒剂,自己从丝路上带回来了,不挑地,到处都可以种着玩,另外不能小看了葡萄,这玩意虽然是水果,但却可以酿酒,如今的秦国禁平民饮酒,就是为了多积粮打仗,这个也是能减少粮食消耗的东西。

所以只要有粮把屯留迁来的几万人拢了,自己搞不好能开个塞上江南出来。

而自己想得到指挥这几万人农垦的机会,就全看这次能不能在嫪毐这打出名声了。

他思考着接下来的套路,看天色渐晚,便把宫里几盏牛油灯火拿出来,在院中的地上摆成一个北斗星形,等到晚上,便点亮灯火。

有侍者不解,询问道:“大人这是做什?牛油珍贵,放在院中不是浪费么?”

严江随口敷衍:“这是七星禳命之术,能为你们侯爷祈得寿命。”

见那年轻侍者一脸好奇,严江便顺口给他讲故事忽悠,听得别人一惊一乍的,等猫头鹰陛下顺着标记飞过来的时,就听到仆人在讲述一个叫诸葛亮的奇人,为了国家延续自己的性命,点了七星灯,每日用踏七星罡步以祈祷上天,只要七天不灭,就可以多活十二年,可惜灯还是灭了,因为上天不允许。

侍人哪听过这种故事,和陛下一起如痴如醉,询问道:“既然这个那么好,为什么上天还是不允许呢?”

“因为人力有时而穷,越是可以扰动天下大势,便越难求得性命,再者说,如果谁都可以增加性命,那我们为何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努力呢?”严江抱着陛下,揉了一把,微笑着让侍者退下了。

陛下听得很入神,仿佛陷入了思考。

“怎么,陛下也想求长生?”严江戳了一下它的眉头,逗弄道。

陛下冷漠地看他一眼,飞到天空,示意他快走。

“可不能走啊,”严江招手让他下来,指了一眼天空,“看到那颗星星没有?”

陛下看天悬星河,繁星灿烂,根本分不清他指的哪颗,扭头不悦地看了仆人一眼。

“唉,一路上我们都是靠星辰定位才能回来,你却一点没学到。”因着隔墙有耳,严江用着希腊语交流道,“我们的一个帮手,就要来了,有了这个坑,嫪毐想爬出去,都是不可能的。”

陛下一脸茫然。

严江大笑起来,被陛下不满地挥翅膀打了。

他一边安抚着,一边仰望星空,无论人世怎么变化,只有星辰永恒。

做为一名优秀的野外专家,最需要学会的事情就是辨别方位——GPS固然最方便有用,但遗失无电都是会遇到的情况,哪怕带着太阳充,遇到阴天或者雨林也会麻爪,所以观星定位是必修课,依靠手掌大小的星盘,可以测量太阳或其他天体与地平线的夹角﹐就能得到所在位置的经纬度。

虽然初到登录必赢亚洲网址时,他把天上大个的星星角度都算了一次,也不敢相信伊朗首都所在的位置居然是一片荒芜。

在先秦,天空星辰清晰地让人不敢相信。

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今年春天——也就是这个月,会有一颗彗星从天空掠过,它可能是哈雷彗星的在人类文明上第一次历史记录,就在秦王亲政的那年。

“九年,彗星见,或竟天。”他用秦语轻轻念出了这句记载。

陛下猛然一僵,一个不小心,又掉了下去。

……

次日,嫪毐主动前来求见,他气色好了一点,似乎真的相信祖宗在保佑他,与他谈话时露出如沐春风:“先生果然有才,照你所说,果见有效,还望先生不吝赐教。”

“些许小事,不必言谢,”严江淡然道,“我见天机莫测,侯爷还是自己保重,在下便先告辞了。”

“先生且慢,我有一事为难,心结难疏,还想请先生指点一二,”嫪毐微笑试探道,“先生若能相助,毐必有重谢。”

“天星斗转,大乱之世将起,非天命者不而得,嫪侯还是三思而后行吧。”严江轻轻一笑,立刻往狠了说你想多了,你不是那个料。

嫪毐的微笑瞬间便从脸上撤下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先生倒是有心,只是我大秦何等强盛,又哪有得不到的天命。”

“嫪侯若不信,不妨再等一日,到时祸星摇宫,山川可见,便知我所言真假。”严江神态自在安然。

两人又交锋几句,嫪毐扫兴而去,不欢而散。

严江回到案前,把玩着那精致无比的战国酒樽,默默放下,给陛下倒了一杯,戳了下它的毛:“我的陛下啊,您怎么还不睡啊?”

陛下圆溜溜的眼睛严厉地看着他,半晌,才哼哼着闭上默默闭上眼睛。

唉,又是这种感觉,好像在被抓奸一样,我的陛下怎么就一点没有正宫风范呢?这要委屈花花到什么时候啊……

-

一日之后,慧星如约出现。

这颗载入史册的彗星当真如记载所言,竞天而致,长长的慧尾扫过了半个天空,惊起了整个雍都众民的呼声。

几乎同时,嫪毐大步流星而来,那步伐之急促,几乎要用跑的,不怪他急,在古代,彗星一向为不祥之兆,在古代的下,彗星出现时,发生过专诸行刺吴王、聂政行刺韩相……反正不好的事情,都可以往扫把星上挂一挂。就在两年前,秦国出现了一次彗星,那年夏太后过世,秦军被赵国大败,将军蒙敖战死,十万大军未能回。

而这一次彗星出现,正是自己要举事的当头,会不会成功?是不是有天相助?

嫪毐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。

秦国的大难,会不会就是他长信侯嫪毐,就像田陈篡齐那样,以他嫪秦,代替嬴秦!?

“请先生教我!”嫪毐挥退左右,长长一拜,面色带着不正常的潮红,显示着他激动的心情。

这位方士竟有预料天机之能,这样大才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。

“不敢,”严江这才露出了和善的笑颜,不再如先前那般对长信侯爱理不理,而是微笑道,“若非可以相助,我何必出现于您眼前呢?”

嫪毐一时明悟,是啊,若非先生算到我会成功,又怎么会前来指点呢?一时间,他忍不住放声大笑:“还请您细说。”

严江正色道:“虽嫪侯有窃国之运,但气运不足,虽然能成事,却也难长久。”

“这,这是为何?为何国运不足……这可是大秦,是我的身体不行么?”嫪毐被绕了进去,却突然想到严江昨日说的有三十多位亡者咒——一时恍然,“对,此地乃雍都,秦国三十多位先王祭祀之地!”

他猛然起身渡步,喃喃道:“我若在此行事,先秦宗庙何能庇佑,必为难于我,先生,若我将之焚毁……可否去了这巫咒?”

当然不行,我还要在秦国混几年呢,你烧了宗庙我还能玩?

“自然不可,”严江正色道,“此地为龙兴之所,若想增运,还得是由民而得。”

“这从何说起?”

“如今屯留之民因罪迁陇,若你能助他等度过生死之危,其民心自向,虽然薄弱,但有左右胜负之能,必然能助您气运绵长,到时再由在下为你调理,自有长久之日。”严江微笑道。

“可我若给粮于民,怕是会引起秦王警觉。”嫪毐皱眉道,他要在雍都伏杀秦王,当然不能有失。

他一方诸侯,施恩罪民,是人都会觉得他是想造反,虽然他确是如此想的。

“这有何难,嫪侯您交粮于陇西郡守,自然便能堵悠悠之口。”

“这……”他有些迟疑,但再一想,只是一些粮草罢了,若事成,便当送了,若事败,留着也无用,送出去还可以结交陇西李氏,一举数得。

想到这,嫪毐很快下定主意:“便依你。”

“嫪侯果决,在下佩服。”严江露出真心的微笑。

难怪你只能当秦王的前期小BOSS。

真的是,一点难度都没有呢。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必赢平台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