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
《秦皇》

满载

几乎同时,诸国皆见妖星,天下大哗。

咸阳城内亦是人心惶惶,人尽皆知,妖星见则兵灾起,大难出,慧尾越长,意味着灾难越大,两年前的彗星不过寸许,就已经让秦军大败,名将蒙骜战死,夏太后过世,还有整整持续了两载的蝗灾。

而今天的慧星其长竞天,已经持续了整整一日,又将会是何等大难?

他们想都不敢想。

只希望大王能早日前去祭祀太庙,忏罪上天,望万万不要迁怒秦国。

“大王,您已经站了一个时辰了,外边风大……”赵侍官低声道。

秦王并未理会,耳边却依然回响着那声低语。

九年,彗星现,或竞天。

九年,秦王政九年。

年青的君王神情越发凌厉,他并未有什么神仙手段……呵,何其愚蠢,若他都不算神仙手段,还有什么算得上神仙手段。

不过是自己被狂妄蒙蔽罢了。

观星测川,诸兽听命,知天下事,看未来生,视众生为平等,这都不算,什么才算?

他垂眸凝视掌心,告知自己需要忍耐。

就算跟在他身边数年,却依然不知他还有多少手段,若是强行施为想留下他,不过是给他战胜诸王的笔记本上,再多添个事例而已。

严江其人,无事也要生非,以绝技引诱旁人而不自知,却偏爱自诩人不犯我不犯人。

他是天生的战士,强敌人恐吓不到,生死亦畏惧不能,若能一次降服还好,如若不能,他便能化身毒蛇猛兽,在最关键时咬上敌人要害,让每个敌人夜不能寐,是天生的妖星。

然……既你只有我一人相伴,便休想甩开。

这天下,只有我大秦,才能为你归处,这世间,亦只有吾,才配为你君王。

年轻的君王凝视妖星,默然转身,只有雪花轻轻缀上衣角。

-

渭水滔滔,河面上漂泊着少量浮冰,天冷得让人发颤,每次呼吸都像用刀刮着喉咙。

荇菜走得稍微慢了些,便被吏兵很很地抽了一鞭子。

十岁的儿子大哭着抱住了她,在呜咽和惨叫里,两人搀扶着走在坎坷的河道边,荇菜畏惧地看到又有冻死的罪民被进渭河,恍惚之间想着——他会顺着河水漂过屯留,再看一眼家乡么?

她们是最后一批屯留的迁民了,城里的人已经先走了,然后才是她们这些佣耕,带着的粮食早已吃光,看押的吏兵会给一点吃食,但每人就能分那么一把麦粒,饥饿的他们很难在冬天找到吃食,坚硬的土让人连挖开都没有力气,又哪能吃到甜美的草根呢?

荇菜想着为什么不是春天呢,再过上一两月,河里的冰消时,细细的荇菜就会在河边生长,河边有特别多的野菜,她就是母亲吃着荇菜时出生的,那时还是屯留还是韩国的土地,父亲会唱诗经,会唱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

可是秦人打了过来,长平*屏蔽的关键字*好多好多人,清澈的河水被染得血红,从此有了丹水的名字,父亲和弟弟被征去打赵国,再也没有回来。

“雍都,到雍都了!”有人大声呼唤。

才到雍都么,还有那么远啊,真的能走到么?

“娘,我闻到肉味了。”儿子突然低声对荇菜说,然后飞快地跑开,他的鼻子特别灵,好多次都偷走了别人藏起的食物,这才让她们母子两坚持走到这里。

看押的秦吏没有阻止,这在野外一但跑远追不上队伍,就会沦为野人,野人是可以被随意抓走贩卖的对象,甚至在这虎豹成群的群山里,一不小心就被叼走了。

男孩飞快顺着味道跑到一处灌木之后,他已经饿红了眼睛,只看到熄灭的火堆上,挂着一块上好的大肉,流溢着油脂,漂浮着无处躲藏的香味,他甚至没有多看周围,就已经一把扯住那肉块。

下一秒,肉被扯住了。

男孩也呆住了,甚至忘记松手。

咬住肉块一角的大老虎轻轻摇着头,仿佛想扯下自己的食物,又不敢太用力,转头看了另外的一人,长长的尾巴勾起,不时戳着那人。

“给他吃吧,花花,还有很多呢。”身长玉立的青年揉了一把老虎硕大的头颅,老虎舒服地咕噜了一声,放开嘴,在对方手里使劲蹭了蹭。

“你们是屯留的迁民吧,”青年似乎见得多了,微微笑道,“前方百步处有一小港,你们用屯留验传可以领到一袋麦。”

他解下腰间的一个羊皮水袋,温柔地递给他:“这水是热的,你暖暖身子,慢慢吃。”

男孩似乎回过神来,看了眼肉,又看了眼水袋,飞快跳起来,在声喊着母亲,跑了出去。

“这个世界,能好好活着就是幸福啊,”严江叹息一声,继续撸着老虎,“这最后一批迁民送走,我也得快点回陇西了。”

离秦王来雍都还在四个月,这几个月是准备的关键时间,反正东西已经到手,差不多该抽身了。

花花不能理解,只是把面前的肉向他推了推。

“不了,让陛下看到我沾了油,搞不好会猜到什么,哄它可费劲了。”严江使劲撸了两把,又抱着老虎,将自己埋在它浓密的毛皮里,“我先回去了,你自己好好玩,等回陇西我再给你好好洗个热水澡。”

大老虎满意地咕噜着,伸了一个大懒腰,翘起屁股,展露出自己美好的肉体。

严江被迷得都有点想带它回家,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,现在是舍鱼而就熊掌,要是放一起,搞不到就鱼和熊掌一起没了。

他狠下心,看着乖乖等在原地的花花,头也不回地走上官道。

向前十几丈,就看到一群罪民围在河港处,小心地收着吏官倒给他们的麦米,刚刚的小男孩也在其中,那块肉不知被他藏到哪里,但脸上明显比刚刚有血色多了。

严江松了一口气,缓缓走回嫪毐的长信侯府,在昨天与他交心之后,对方就不让他再居于祈年宫,而是将侯府一处大宅划给他居住,珠宝美婢如流水,看到他并不心动后,反而更加恭敬了。

今天,嫪毐已经将一万石粮食拨出,正在装运的路上,他拥有两个富饶的大郡做为封地,财富直逼吕不韦,前些日子因为蝗灾少粮,秦国颁发了以粟换爵之法,一千石粮就可以换一个最低爵位,这点粮不过是十个爵位而已。

甚至嫪毐还反复问严江是不是少了些,可否再加一万石,被严江拒绝后还很遗憾的样子,仿佛失去了一个表现机会。

现在他一回府,便又被下人请去,成为嫪毐聚会的坐上宾客,在宴席中门客们大谈各自理想,吹捧嫪毐,仿佛对方是周公在世,尧舜重星。

严江保持着高人形态,心里想着你们都想多了,秦王收拾了嫪毐后,你们个个都被腰斩弃市,没一个跑掉的。

宴席结束,嫪毐又请严江为他看顾身体,仿佛特别相信自己在被祖宗保佑,他精神都好了许多,因为策划谋反而生的压力似乎都不见了,颇有成竹在胸之范。

严江装模作样地为他切了脉,才在对方期盼的目光里和他讨论了一些调理生体的要点,而嫪毐终于委婉地表示虽然沐浴祈祷很有效果,但他毕竟很忙,有正事要办,该怎么用其它办法让自己精神起来呢?

严江听懂对方的意思是还是要去伺候赵姬,不可能一直晚上不干事,可有其它办法?

这还不好办么,严江请对方吃了烤鹿肉与孜然羊腰补肾,然后叹息了一声:“此物只能暂解嫪侯之疾,若想治本,还需牵机之药。”

“何谓牵机之药?”

“此乃人丹,需在嫪侯施恩之地汇集民望,以祭祀三牲,来回三次,此后必降天雨,以此雨炼丹,便可益寿延年。”严江心说到时找快下雨的日子祭祀就好,要是哪次看错了,就要等下一次就好。

此时还没有看云识天气的说法,嫪毐听得十分入迷:“那便一切拜托,我这便派人护送你前去炼丹。”

严江自然应允,同时提出了巨多的材料要求,如木碳丹砂牛羊金银等——为表清白,他还表示这些都可以由嫪毐心腹来采买,他不会沾手这些凡尘之物。

嫪毐更是放心,立刻便下去安排。

严江愉悦地回房,抱起了刚刚醒来的陛下。

“走了,收拾东西,准备明天回家了。”

陛下有些呆,抓起角落里的秦王诏书,用力拍打着翅膀提醒他。

“暂时没有攻略他的计划。”严江搂了陛下一把,微笑道,“这么多动作,他肯定已经盯上我了,先准备着,四月围观完热闹就跑吧。”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必赢平台娱乐